外套菌子

呐,我...
啊,这里是外套,可以叫菌子诶嘿~主要码文,画会儿画什么的。(现处于高三,偶尔放点东西上来)

今天抓拍到的蝴蝶!超级可爱!感觉毛绒绒的!

【洸伦】能和你一起活下来真好

*自序向?
*ooc有
*剧情改动有
*不喜左上
*可能会有错字(对于一只错字兽来说怎么可以没有错字呢qwq)

我是洸,新村洸。
       现在我莫名被卷入了一场迷之游戏——恶狼游戏。
       我们需要抽取一张卡片,决定狼与羊的身份而选中狼卡的人必须了结一只羊的生命。而羊可以在之后的审判中找到狼被进行处刑来打开逃脱之门。这是一场竞速关于生与死。而且只有知道游戏的真相后才可以得救。
       而我觉得我现在已经接近了真相.....
       伦太郎那家伙虽然之前隐藏的很好。但自从我看到那间装饰成电车车厢那样的房间之后,我就基本明白了。这个游戏是5年前那场电车事件的幸存者对我们的复仇。而幸存者就是伦太郎以及他姐姐美咲。
       我坐在沙发上梳理着这些思路,但意识却有些模糊起来果然是有些缺少睡眠么。最近都一直在提防着狼和寻找线索基本没有好好休息过。虽然一直提醒自己在这里睡着会很危险但还是抵不过睡意......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迷糊的感觉到有人进来了但他并没有什么做什么只是站在我的身旁,我感觉到了他的视线好像在我身上扫射。是伦太郎吗?应该是他,如果是狼的话早就下手了吧。但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什么都没有做。我竟然有些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些什么,难道这不是一个很好的复仇机会吗?但当然我也不想死。只是有些好奇他会怎么做。
         当一个冰凉的东西碰到我的脸的时候,我惊了一下但随即一种不可言喻的心情弥漫了开来,他竟然在我脸上涂鸦?!我睁开眼睛把他抓了个现行:“你在做什么?!”我轻喝到。他眼中划过一丝尴尬,但他还是他惯有的那种谑戏般的口吻说道:“哎呀,洸你竟然醒啦。”然后快速跑出了房间,留下一连串的笑声。
       我有时真的弄不明白他到底再想些什么,我看着镜子里他给我留下的卷卷胡子皱了皱眉,然后用手轻轻碰了一下画上去的胡子。不知道洗不洗的掉啊.....真是的...
       这种场景并没有持续很久,很快就只剩我们最后3个人了。说实话雪成可以活到现在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本来还当他应该是前几个死的但没想到他活到了现在。
        他抽到了1号卡,第一个出去了。干掉剩下两个人才可以出去吗。那我必须出去!我还有我要干的事,不能在这里死掉。
         我看了一眼伦太郎,他紧紧攥着卡片,身体有些发抖。我张了张口不知道是否该说出这些话。最后我说了,我对他说我已经知道了真相。他的表情一下子扭曲了起来,他看着我笑了说他决定了要第一个杀掉我。
         我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刚想说什么却被梅丽打断了。该我进入房间了...我匆匆留下一句话让他到图书室找我。
         他果然来了,我觉得他已经处于了一种癫狂状态。我一针见血的提出了他和我们其实没有差别。他一下子慌乱了并且矢口否认,拿枪对着我大吼说都是我的错。我知道这一点但我...也是有自己的苦衷的,我没有和他说原因。我有感觉这场对话快要结束了,我看着他心中不由感到了难过,难过?为什么我会难过?我看着他举起了枪对准了我的心脏.....一声枪响我倒在了地上 血从我的胸口不停的流出,感觉有点累了呢,我这么想着缓缓闭上了眼睛,耳边环绕只有他那狂乱的笑声。
       
        差一点就被他干掉了啊,我捂着胸口坐了起来把之前早已垫在胸口的铁板和破损的血袋拿出来扔在一边。现在应该去找那家伙去了,好好的问问出口在哪里。
        我决定带上枪,以免不时之需。但我感觉整个氛围有点不太对。我推开图书室的门果然!四周浓烟笼罩,伦太郎那家伙是想把自己烧死在里面吗!我知道他会这么做所以我必须尽快找出他在哪里,我先是找了一楼的房间,没有找到他。当我打算去二楼的时候,我的头一阵眩晕,遭了因为急着找他忘记了自身还处于这种浓烟的情况下。我立刻蹲下身但感觉好像已经晚了,还是要命丧此处吗。
        觉得好像过了很久,巨大的声响把我弄醒了过来,我努力站了起来看到前面好像有个熟悉的身影,是他吗?
        我走了过去,拉住了他的衣角:“伦太郎?”他转过身震惊的看着我,我看到了他的眼中倒映着的我是那么狼狈,但他没事还真是太好了。“带我出去。”我对他说道。他甩开了我的手向前走了几步但很快他又走了回来“快点跟上!”我笑了一下,立刻跟上了他。
       很快我们到达了通向外面世界的秘密通道,我向前伸出我的手去抓伦太郎的手。当我抓到他的时候,他抖了一下然后更紧的反握住我的。感觉真好,我傻傻的笑了,然后就这样放任着自己倒了下去。
         能和你一起活下来,真好。
     

啊,之前davel生日忘记画贺图了。结果一咕就咕到现在什么的,唯有儿子女装谢罪了_(:з」∠)_ @愚子舟


















放心好了不会被x掉的!大概!

wwwwww

瑞比比:

【摸鱼】

转发这个老师,你的数学成绩将会
👍 Fantaaaaaaaaastic ~👌✨🌼🎉🎉🎉

如果视而不见,老师就会半夜拿着尺子来追你☹️
(不)

夜巡:
         有各种模样,它们由各种的东西拼凑起来。由于它们已经死了所以不会累也没有感情。它们体内植入了咒术所以身体也不会像尸体一样腐烂,而且会忠于买下它们的人。
         有钱有势的人从暗市里把它们买来,让它们看守他们隐藏的东西。极少数的夜巡可以做到很多事,且可以表现的和常人无异。

抉择(第七章)

注意:
          严重ooc!!!
          文笔辣鸡!!!不喜左上_(:з」∠)_
          依旧大概是糖吧
          预计下一篇有che

七、
       “嗯...”sans抬头看着frisk“还有吗?”“nope.”frisk摇摇头,“不能多喝。”
        “......”
        “sansy,不能喝了。”frisk叹了口气,“你不...”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坐在他对面的骷髅已经不见了。“啊...”frisk揉了揉太阳穴,果然还是有点醉了吗...
        frisk靠在椅背上用手遮住眼睛,看着指缝中漏出的灯光,真是耀眼呐...他闭上眼睛,把那个耀眼的他禁锢在这里真的可以吗?把那个他之前无法接近的他强行系在他身边也是可以的吧?只要不被发现就行了对吧?“呵...”frisk锤了锤自己脑袋,好了停止!接下来就应该去找sansy了。
  
         sans漫无目的的走在寂静的街道上,一到晚上这里就根本没有人。他需要平复一下心情,他走过一个又一个岔路口,最后停在了一个小巷口。
         sans看着小巷尽头那个很像他与他兄弟在雪镇的房子。他不由自主的向那边走去,但在接近的时候停了下来。这是他之前在逛的时候意外发现的,他并没有告诉frisk这件事。
        也许sans还是没有完全相信frisk。
        他独自站在昏暗的小巷里看着那个透出暖黄灯光的房子,想着之前他和他兄弟的事,可是呢那个房子里住着的不是他也不是papy...
        但那又怎么样呢?即使那里住着的不是他,sans还是看着,回忆着......最后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他决定去酒吧。然而sans不知道他完美的与先去酒吧找他的frisk错开。

         sans趴在吧台上,手里晃着番茄酱,有一些还撒了出来:“hey!再来一瓶吧!”sans醉醺醺的和grillby商量着,这家伙给了他几瓶之后说什么也不肯再给了。sans看着他再一次拒绝叹了一口气,把剩下的番茄酱一口干完,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那么,我就自己来拿吧...”他嘀咕着,“这样总行了对吧?”
         而frisk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sans,他根本不没有想到sans会在他之后去grillby那边。
         那种曾经令他恐惧的感觉又来了,它强烈的涌进了frisk的心里把他这几天好不容易攒起来的轻松感撕了个粉碎。他一边着急的寻找着sans的踪迹,一边谴责着自己不应该放松下来,也不应该今天突然逼紧sans。他本来当没事的,但又一次他错了。
        他停了下来,恐惧占据了他,也许只是也许sans万一跑到了边境,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有可能他会安全回去,但也可能直接被撕成碎片,然后永远消失。
         不行,不行,不行!
          frisk决定不惜代价也要找到他。他闭上眼睛,但很快又睁开了“sans!!!”他咬着牙低声喊出了sans的名字,然后松懈了下来,真是吓死他了......
          当frisk走进酒吧的时候他并没有看到sans连grillby都没有看到。“?”他听到吧台下面有悉悉索索的声响,他探头看去。“!!!”
       他看到sans倒在grillby身上而且他还在他身上乱摸,frisk觉得身上的全部血液都涌到脑子里去了,他一个翻身翻进吧台,“sans!!!”他有点恼怒(真的只有一点点)的拉起sans,“你在干什么?!”“......”sans迷迷糊糊的看着frisk,突然捧住了他的脸,上下揉动了起来。frisk被他搓的一下子懵了“sa..ns......?”frisk努力的想要和sans对话,可是sans更加揉的厉害,骨手搓的frisk的脸有点疼。
       frisk知道sans喝多了,他之前看到过他喝多的样子,但至少那时他还是有点清醒的。现在呢大概是真的完全醉了。sans撇了撇嘴突然放开了他的脸开始向下倒,frisk眼疾手快捞起sans,一把把他抱了起来。sans在他怀里蹭了蹭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就开始和frisk絮絮叨叨起来了。
      “我想回去...”
      “嗯”
      “我想找回去的方法...”
      “我会和你一起找...”
      sans听到了这句话突然安静了下来,静静的窝在frisk胸口。过了很久他开口了:“真的?”
“真的。”frisk把sans抱的紧了一点,“真的。”
      “嗯...”sans看了他很久,点了点头。
       “我还想喝...”
       “sansy,不能多喝”
       sans听到这句话表情一下耷拉下来。
        “我们以后喝。”frisk哄着sans,当然以后不会让他喝那么多了。
          frisk跨过倒在地上还在眨巴眼的男人,向门外走去:“sansy”
           “嗯?”
           “我们回家。”
            “嗯。”
            
         “但是我觉得grillby的手感比你好。”喝醉的sans开始满嘴跑火车,“他摸起来很有弹性。”frisk脚步踉跄了一下“!”sans在frisk的怀里扭着,企图摸摸看frisk的手感“sans,等回家...”frisk的声音哑了下来,他强行把现在立刻马上把怀里这个不安分的骨头就地正法的冲动压了下去。

抉择

注意:
         ooc严重
         fs
         文笔辣鸡_(:з」∠)_
         不会写糖xxxxx(这算糖吗x)

六、
        当sans走到酒吧落地窗前的时候,他向里看去,frisk也正好撑着头往外看。当他看到sans的时候,脸上马上展开了笑容,向sans说了一句。
         sans看着他的口型看出了他在说什么,他立马低下了头,他突然好像感觉到人类俯下身在他身旁用他低沉又富有磁性的说出这句话,尾音还上提了一点有种撒娇的感觉。他突然老脸一蓝,在推开门的时候摇了摇头把这个想法甩出去 这不对,这不行......唔...sans脸上还是挂着笑容,但内心里在不停的做着乱七八糟的斗争。
         “sansy~你在想些什么呢?嗯?”frisk看着明显神游天外的sans,嘴角翘起,既然这样那么就先讨点“口福”吧。
         “啊...没......”sans还没反应过来,还是心不在焉的向他走来,“......等等!”sans醒悟了过来,“你叫我什么?!”frisk向他吹了个口哨,表情极为欠揍:“sansy~~~~~”
         下一秒冰冷的骨手已经抵到了他的脖颈上,sans另一只手撑在了frisk的肩上:“嗯?”frisk立马求饶:“我错了,我错了,sans~”“呵!”sans凶狠的瞪了他一眼坐到了离frisk最远的位子上。frisk看着sans脸上的蓝晕在心里乐开了花而且带着蓝晕瞪他的sans真是太可爱了!
        sans感觉自己的脸上烧的厉害,明明不是同一个frisk但他还是有这种感觉,也许是他们相似度太高了,还是对他很好,还有什么做饭太好吃,还有什么什么什么......然后...竟然有点喜欢他什么的......他从没有感觉过自己情绪有现在这么大的波动,除了之前一个小混蛋打屠杀的时候。
        sans从他口袋里掏出梳子开始疯狂在头上摩擦着。啊啊!都是什么跟什么啊!sans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呵~”人类的声音从sans的身后传来,frisk贴着sans,嘴唇有意无意的蹭过sans的脸,“sans在干什么呢?”sans根本没有意识到frisk已经走到了他的身后,他的身体瞬间僵硬了。“再梳下去骨头都要磨成骨粉了哦~”frisk轻轻握住sans的手把他的梳子取下来,“而且你的脸好烫呢?是怎么了吗?”frisk另一只手不安分的向sans摸去。“叮!”一阵响声之后 原本坐着骷髅的位子上已经空无一“骨”了。
         frisk郁闷的收回了他伸到一半的手,明明就差一点了啊。他撇了撇嘴,果然还是逼太急了吗。“给我几瓶番茄酱吧grillby~”frisk迅速穿好了外套,“我要回去了。”他的小骷髅还没有吃饭呢。

         sans还是和frisk一起吃了晚饭,但他对frisk问他的话一律不睬只是低着头吃饭。frisk无奈的看着对他不理不睬的骷髅摇了摇头,把他塞到包里的番茄酱掏了出来推到了sans面前:“喝吗?”
“......”sans继续不理。“那我拿走了?”frisk摇了摇摆在sans面前的红色瓶子,“sans?”他看到sans脸上僵硬的表情有一点点破裂。“......”frisk脸上浮出了笑意并且把番茄酱慢慢的往回拿:“sans~~~我扔掉了哦~真的不要吗~~”“!!!”冰冷的骨手一把抓住了frisk的手腕把番茄酱给抢走,而之前抓住frisk手腕的那只手像被火烧了一样立刻放掉缩了回去。
         “hhh”frisk忍不住轻笑出声,“sans可真是口是心非呐。”“......”sans并没有理他,只是把番茄酱的盖子打开然后开始猛灌。
         当frisk看着sans猛干完一瓶番茄酱之后一直一动不动的时候,他发现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他试探的喊了sans一声:“sansy?”

第六,第七斩——sans
磨了两天还是画不好qaq